SELFPICK

「收視率失靈、點閱率無效」台灣原創內容的契機在哪裡?

2016.06.16

「收視率失靈、點閱率無效」台灣原創內容的契機在哪裡?

文/Mr.Bartender導演、SELFPICK創辦人—徐嘉凱

pic01

六月十七號,《Mr.Bartender》第二季即將在各大網路平台上線,正式宣告完結,而之後的未來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很多朋友也許會好奇,為什麼《Mr.Bartender》需要群眾集資才能繼續拍攝?本來不是在Youtube上面提供大家免費觀看嗎?怎麼反而在集資之後,沒有辦法在網路上面免費收看了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但我想說用複雜一點的方式,一個親身經驗來說明。因為我相信簡單而直觀的答案往往會引起更多的誤會,就如同最近的諸多政治問題一樣:過度簡化複雜的問題。

「我們給不出一個正確的答案,但可以跟你分享一個故事,也許最後你可以找到一個解答吧?」 這是我們在創作《Mr.Bartender》時的核心宗旨。

成立Selfpick新媒體製作公司

一年半前,我成立了Selfpick這間新媒體製作公司,希望可以提供觀眾一個不同的選擇,一個不同於當前常見的戲劇內容。但創立後旋即發現:要提供選擇之前,自己必須要更有規模一些,不然這一定是不可能的事情。於是我靠著先前影展獲獎以及幾部商業爆紅短片的經歷,我贏得了一些廣告機會,能穩定發得出夥伴的薪水,期間也寫了些計畫將想法付諸規劃,努力嘗試申請一些文化部的補助,但可惜的是這些申請都失敗了。

文化部的說法是:產業補助是給「有規模」的公司,而小型計畫或是其他藝文補助是給「需要幫忙」的個人或是工作室,至於我們這種有點能力自己生存,只是尋求發展和企圖做好的中小型公司,就先緩緩吧。這時我才恍然了解,原來不只是社會M型化了,就連政府補助都也連同M型化。不過這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政策上不同的選擇而已。但我還是會好奇,同樣的政策方向:「補助和扶植有規模的公司」,為什麼執行下來台灣和韓國會差這麼多?

pic02

幸好,這期間我們遇見了台北市政府產發局,在我孤注一擲做了《Mr.Bartender》第一季這個作品後,我們終於通過審核,有了第一筆創新創業補助,舒緩了燃眉之急,《Mr.Bartender》才有了繼續發展下去的可能,嘗試在電視台以及舊有的產業底下外,試圖殺出一條「血路」。

沒錯,這是一條血路,而且還是一條不歸路。

拍一齣劇,需要多少時間以及資源的積累?光是像《Mr.Bartender》第一季這類單幕劇的作品,執行下來成本都已經需要一百多萬,更遑論其他更優秀的作品?身在台灣的我們能有多少的機會,可以在體制內或體制外做出一部好作品?過去一年當中,又有幾部令你感動的影視作品呢?一個國家、一個娛樂圈、一個產業,一年之中有多少資金在滾動,做多少事情?其中呈現出來能讓觀眾接受和喜歡,能讓相關產業工作者引以為豪的作品,又有幾部?

擁抱網路,高呼文創

當別人在擁抱網路,高聲疾呼要以內容為王時,我們仍舊無止盡的追求即將衰落的收視率,以及期待每個內容都能病毒式擴散。當一個個境外平台站穩腳跟插旗台灣,甚至是把人才全部吸走時,我們才開始做別人三五年前已經做過的嘗試,然後再次高聲疾呼文創萬歲。這裡說的「別人」不是美國也非其他西方國家,說的正是我們曾經文化逆輸出了十幾二十年的鄰居「中國大陸」。

這個產業病了,而且病得不輕。

收視率的失靈以及觀看平台的轉移,讓觀眾跟製作方形同陌路,只能從最膚淺的數字表現著手,然後開始失敗。大媒體開始追逐小工作室做的網路短片、廣告主捨棄高質感的戲劇案以及廣告製作,轉而追求點閱率和話題性,然後不斷的惡性循環,重複消耗。說真的,這些點閱率真的有讓這影視圈更進步嗎?媒體寒冬究竟是自然現象還是自我導向?

是因為台灣沒人才嗎?我想這應該不是最大的原因,畢竟當紅影集冰與火之歌,就有我們台灣動畫師的參與,美國MTV大獎最佳攝影也是台灣人,華人市場依舊有著台灣明星佔著一席之地,但偏偏為什麼回歸到台灣,就幾乎什麼都沒有了?連李安導演來拍片留下了許多可貴的經驗後,現在剩下的,卻還是速食網紅影片以及自己人都一邊罵一邊看的電視節目,這是為什麼?

因為我們自己害自己,裹足不前。

台灣至今依舊在高喊著文創影視產業,但走的還是導演為大的導演制以及收視率,根本沒有成熟的製作體系,讓影視無法形成產業更遑論規模,而缺少工會制度的我們依舊讓片場工作人員動不動就超時,沒有任何權益的保障,也變相的讓優秀人才逐一出走。台灣依舊是一片死氣沈沈,只求活不求進步,只追求過去曾經成功過的模式,日復一日的想要再次複製過去的經驗,甚至就連曾經看似崛起的電影市場,也都在熱錢湧進以及兩岸合拍的熱潮下,懨懨一息。

《Mr.Bartender》的萌芽與失敗

《Mr.Bartender》就是在這樣一個環境下開始萌芽生長,遊走於體制之外,在認知到自己的渺小和不足,卻又沒有大樹可靠的情況下,我們不自量力的想要挑戰、提出質疑、試圖做到一點點改變。

拍完了第一季之後,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厲害或是成功,相反的在每一場的演講和分享,我幾乎不斷重複的就是我的失敗以及再次失敗。從片子正反評價兩極被網友說是舞台劇的翻版,廣播劇的延伸,被投資人捧高但重摔,然後一直到群眾集資的失敗以及公司的資金掉鍊。

學會成長與妥協

可是,就算再不怕失敗,還是必須要面對現實,然後學著成長和妥協,以避免之後再也沒有失敗的機會,而這也就是為什麼《Mr.Bartender》之後沒有辦法在Youtube上面,免費給大家第一時間觀看的原因。因為我們必須得想辦法掙錢,才能繼續支撐我們拍攝下去。除了人格分裂的繼續創作外還必須想辦法建立一套商業機制去將內容兌現,但又因為我們無法接受傳統暴力式的置入行銷,讓內容在還沒做起來前就先把影片做成購物頻道,將好不容易做出來的一點成績全數換成現金,但卻失去了當初想要做點什麼的初衷。

但其實,我並不是不接受置入。就算是再厲害的影集還是得有置入才能收益,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值得爭議的是,怎麼接受置入以及廣告,又怎麼透過外部資金和資源的幫忙,讓我們可以把片子做得更好,而非更爛?

體制的衝撞

我相信,台灣一定有比我更優秀的人才可以成為下一個李安和侯孝賢,也有著一個個的傑出前輩做出一部部膾炙人口的優秀作品,就如同「麻醉風暴」以及「我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但我現階段想做的是「體制的衝撞」。

我想衝撞這個環境、這個體制,提供各種不同的可能和做法,讓我們不要被網路淘汰了,讓我們有機會在這個產業面臨急遽變革的時候,給在位者以及掌權者看看年輕人的態度和想法。我們不是草莓族也不是憤青更不只是文青,我們有能力扛起責任,也想創造未來,我們是這個產業的下一代。請聽聽我們的聲音,感受一下我們的態度,不要放任這個產業繼續敗壞,也不要等到當我們整體失去了競爭力時再將爛攤子丟給我們,在還有機會時團結信任一起想辦法解決產業現況,不是很好嗎?

pic03

Selfpick會繼續努力

Mr.Bartender走到了現在,準備進入下一季,換了一種放映方式,也聚集了產業的另一塊力量,以及一些願意相信我們的夥伴。我不知道未來會如何,這一切會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是為了創造不同的選擇,我已經沒得選了,只能緊守著自己最核心的原則,繼續積極的向前探索未知的未來。

我會繼續努力讓自己片子更好看,更能直指人心,同時也會積極嘗試各種不同的內容,不求一步登天,不求迅速成功,只求每一次的跌倒都有價值,每一次嘗試能有所進步,讓這個產業能多一把持續燃燒的野火,而非只是永遠追逐一夕間璀璨的煙花。

文/徐嘉凱

圖/Zying

編輯/游子毅

SELFPICK

Mr.Bartender

私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