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PICK

現在我們的社會是一灘自由自在的死水

2017.03.31

現在我們的社會是一灘自由自在的死水

17620235_1812097135718332_1216346751425040345_o

「現在的社會已經成了一灘自由自在的死水,再不想辦法開河鑿井就來不及了。」

台灣的戲劇現在儼然已經成為了少數人的遊戲,一群年輕人在上一代人的規則中,被壓低頭顱用最廉價的勞力去換取一點點的勞動成果,但是這一切的果實,最終依舊是卡在了不願意迎接挑戰以及改變的集團手中。 台灣曾經有過一段戲劇的黃金年代,但是隨著既得利益者的轉型腳步過慢,以及整體資本結構的僵化之下,現在的我們已經成了將要被淘汰的邊緣人,可是這整體的問題,我覺得不應該去怪收視率,也不應該去怪現在產業內奮鬥的大家,而應該是要去反思,當我們成為臺劇形成炫風時,那些賺的錢有多少回流進了產業,而當初的既得利益者,現在在做些什麼? 台灣電視台數十家林立,有錢的財團一個接著一個佔有了頻道資源,制定下了一系列的電視台法則,然後當網路興起時,他們從沒想過要改變,因為賺錢的時候誰會想到要去轉型呢?只是誰曉得,這一拖就直接拖垮了影視產業。 當各國都急遽的在發展OTT平台以及向網路產業靠攏時,我們卻只把網路當成是一個盜版的來源,一直想著打壓而非發展,然後當勢不可擋時,才一邊哭窮的一邊轉型,可是轉型的過程當中又捨不得既有的利益以及事業體,於是乎只好什麼事情都做一半,並將這半瓶水搖的震天響,最後在晃蕩瓶身之間,把在裡頭努力的基層人員全部都搖昏頭了。 現在的影劇圈,已經經不起慢慢的治療,因為投藥的速度絕對跟不上惡化的速度,想像一下我們現在就像身處於一灘自由自在的死水當中,有怪手的人紛紛在想辦法往外挖掘擴大湖泊面積,但卻不往水源挖,只往自己領地附近的土地擴張,然後真正認真想往水源靠近的人,卻只能徒手的不斷前進,而這一灘死水就這樣在烈日照射之下日益乾涸。 既得利益者現在已經陷入了一種盲目,大家都認為只要自己稍微改變一些,整體就能夠翻轉,但是他們並沒有想過,韓國能有今年,哪裡是一點點的翻轉,他靠的是政府以及企業整體的拼死改革,才有了今天的成果,怎麼可能會是一點點的改變就可以達成的事情,更何況現在在引領產業往前走的人,有多少人知道現在大家想看些什麼?有多少人真的有參與或是實際學習過數位內容的產製方式以及跟這個世代溝通的方式? 我猜應該沒有,大多數的人只有在商業週刊以及產業論壇上聽過Netflix的成功模式,或是看過一些韓劇和參與一些製作會議,心想這不過就是一個不同載具之間的轉移,如此而已。 但殊不知,這個改變是整個市場的改變,就像是當初電影遇上電視一樣,會對產業產生劇烈的衝擊,當所有的觀眾觀看的來源不再是被動式的接收,而轉為主動式的搜尋時,你們還會以為這只是載具的轉移嗎?將重心只放到了技術以及器材的大佬們,一個個的在乎產業升級轉型再造,可是卻忽略了最根本的事情:「思想改革」。 因此我們必沒有走進體制內,打算從體制外嘗試打造一條可行的血路,當這個社會往分眾的方向邁進時,我們專注於自己擅長的事物,並在有效度的空間內把夢想立體化以及具現化,既然版權金已經不是戲劇回收的最高價值,廣告也沒有辦法完全彌補這中間的落差,那麼我們要靠的應該就是其他的可能。 於是從兩年前開始,我們就進行了所謂的內容生態圈計畫,從短影集開始一路做到了發專輯和蓋酒吧,而短影集也漸成氣候,做到了全新的規模。 只是這一個為期十年以上的夢想,也還是需要大家的支持,徒手的鑿河開井已經到了一個限度和瓶頸,在面臨放棄或是出售夢想的抉擇時,我們希望可以有大家的支持,讓我們的選擇會聚成一股新的力量,讓我們的時代未來的方向讓我們自己決定,不要再讓每一屆的金鐘獎和金馬獎,成為工作人員悲喜交織的舞台,而是一個真的可以發表感謝而非抱怨的頒獎典禮。 請留下一點你付給電視台的頻道費,讓我們多一點資金來做你會認同的內容。 請留下一點你間接付給廣告商的時間,讓我們多一點點閱來讓廣告商贊助你喜歡的內容。 請留下一張你的電影票,讓我們有機會拍出你會期待的電影。 請留下一點你對政府的希冀,讓我們可以往更長遠的未來期待。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更何況是一個眾志成城的願景。 我們希望透過大家的力量,讓我們有更多努力的機會,以贊助支持換取更多拼搏的時間,到最後可以跟著大家一步步地走上大銀幕,並且建立起一個產業的機會,更希望可以讓我們有機會跟謝祖武 武哥繼續合作下去,把Jeff的故事送上大銀幕! Jack 贊助一張夥伴卡,支持我們拍下去 https://goo.gl/TBOUIv

SELFPICK

Mr.Bartender

私室